读书日里话读书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明天,成都市将在浣花溪公园举办“2007成都全民读书活动”。浣花溪,那可是杜甫和薛涛住过的地方呀。昨天读商报,看到本次活动还发起了一个市民读书之星评选,让普通读者也有机会成为读书明星。

  评选结果是:



  购书之星(由成都各书店推荐):姜国梁,去年购书达352册。(他家旁边肯定没有图书馆。)



  借书之星(由成都图书馆推荐):杨少宇,去年借书量达1227册,平均一天3.36册。(是一目十行读的么?)



  藏书之星(由市民自荐):周正举,藏书1.3万册。(那得要多大一个书柜啊?)



  联想起看过的一则报道:中国人的阅读量只有年人均4.5本,远落后于犹太人的64本,美国人的50本。而另一项由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进行的“全国国民阅读与购买倾向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目前我国识字者中有5成人不读书;在文学类书籍中人们最爱读的是武侠小说。



  一位作家说过:“不爱读书的民族决不是一个有创造力的优秀民族,无书可读的民族是一个不幸的民族,读不起书的民族是一个悲哀的民族”(冯远理)。是啊,阅读习惯也是一个国家社会风气的反映。不爱读书的民族,必然是一个世风浮躁,缺乏竞争力的民族。说严重一些,会带来人文精神的失落,最终导致民族精神的丧失。难怪两会代表要提议建立“国家阅读节”。



  古往今来名人名家论读书的妙语多不胜数,值此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录一二与诸君共勉。


 



  人读等身书,如将兵十万。兵多行虑哗,书多语愁蔓。何以节宣之?一心制众乱。不见陆士衡,才富转为患。亦有淮阴侯,多多乃益办。要以我用书,勿为书所绊。


――清代诗人彭兆荪《读书》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清才子张潮《幽梦影》


 


  习读书之业,便当知读书之乐。


  有真性情,须有真涵养;有大识见,乃有大文章


――明代文学家和书画家陈眉公《围炉夜话》


 



  一个人好像一本书,人诞生,即为书的封面;其洗礼即为题赠,其啼哭即为序言;其童年即为卷首之论见;其生活即为内容;其罪恶即为印误;其忏悔即为书背之勘误表;……最后的一页上,总有一个“全书完”的字样。


――法国诗人高法莱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