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常

人说世事无常,无常的又岂止是世事。

昨天单位组织捐款,为了本校一位不幸罹患卵巢癌的学生。一位家境贫困却好学上进的女孩,得过不少竞赛奖,曾在图书馆做过勤工助学。可惜甫一发现就已是癌症晚期,20多岁花季的生命啊,闻之让人唏嘘。

想起前一阵儿在一个博客后留言:”病痛苦厄让我们懂得生命的无常,平安是福!”

博主回曰:”说得真好,疾病会让人重新思考人生。”

是啊,忙与盲的生活中,偶尔听到和死亡有关的事情,总让人不得不又去思考一下生和死的永恒谜题,也许只有在直面死亡时,才能真正想通一些问题。而此时,我们仍然被繁琐的生活湮没,穆旦不是说:我们所有的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前两天陪老人去医院做一个手术,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老汉,拄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地去打吊针,忽然就一阵悲哀,人老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如果世界末日真的要来,请一定在我衰老之前。

不知为何,最近末日情绪非常强烈,难道是又要老一岁了?看到一句”一窗昏晓送流年“,也能萧索半天。仅仅四年之前的这个时节,我还在怀想”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岁月倏忽,如白驹过隙,真是流光容易把人抛啊。

录一首小诗,是一个叫幽兰的作者写的:

《生命无常》

岁月的唇边,

叼着一枚无声的箭,

时刻瞄准,

生命的靶心。

你永远不知道,岁月何时会射出那枚冷箭。

此条目发表在拈花微笑-杂想篇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生命无常》有 1 条评论

  1. 来过了,下线睡觉,晚安博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