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袁名敦老师

昨天的博客提到了北师大曾经的系主任袁名敦老师,福大詹师兄告知,袁老师已经仙逝。网上搜搜,发现三牛先生已经发文公告过这一不幸的消息,见《悼念袁名敦先生

用书蠹精的话:”袁名敦教授是我国早期从事图书馆自动化研究的开拓者,对计算机语言、图书馆自动化和MARC格式等方面都有所研究。”

袁老师是今年10月刚刚驾鹤,享年82岁。

回想当年在学校时,袁老师的身体仿佛就不太好。其实跟袁老师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袁老师给本科生上课也不多,但很奇怪,对袁老师的音容笑貌记得很清楚,其他很多老师的印象却很模糊了。三牛说”感觉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小老头儿。”这也是我的感觉。

也许正是由于袁老师的背景,形成了北师图情学深厚的技术传统。记忆里当年学的课程,除了图书馆专业的基础理论、目录学和文献计量学以外,最多的是数学和计算机方面的课程,像离散数学、运筹学、数据结构、 pascal 语言、 C 语言、 Foxbase+ 等等。记得第一次上机,我们连电脑的开机键在哪里都不知道。等到能用代码编程,哪怕只是完成了一个简单的计算,都觉得好神奇。

当年我的毕业设计是在北邮图书馆做的,那时马自卫老师还在当馆长,他们馆居然在自己编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用的是 Foxbase 语言,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开发这个系统中的几个统计模块,论文最后获得了系里的毕业论文一等奖,叫什么”烽火奖”。

也许正是这样的课程设置使北师的学生动手能力都很强,在计算机技术方面有一技之长。所以很多的师兄弟/姐妹后来都进了图书馆的技术部门,或从事和技术沾边的工作,像我知道的除了昨天写的2个师兄,一个师妹,还有川大的黄学军师兄,原来是图书馆技术部主任,现在已经到了软件学院。有个叫周强的师弟在深图开发ILAS。但是当年自己却不理解,觉得课程开得太杂,又有图情,又有计算机,又有管理,还有照片翻拍、《论语》这类不着调的课程。好像图情学像个万金油,哪儿都能抹,哪儿都抹不像。现在当然不这么认为了。

我想袁名敦老师当年就敏锐地察觉到了计算机技术将极大地改变图书馆的业态,从而让他的学生更早一步掌握先进的技能。记得当年刚到工作单位,几乎是立刻被安排到了图书馆的自动化部,一呆就是九年。后来和老部主任聊天,问起为啥在新进的 5 个本科生中选了我,主任说:”看你打字比较快。”嗯嗯,那是因为大学里开了五笔字型课呀。 所以,袁老师当年播的一颗种子,很可能就会影响一个学生一生的方向。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攻读硕士学位时,选择了计算机专业。

在网上还找到一篇文章《愧对恩师》,不知是哪位师兄写的?从中了解到袁老师晚年和病魔做斗争的情形。感佩,感念。

袁老师安息!

相关博文:忆我们的恩师——北京师范大学袁名敦教授 (陈建青等)

---------------------

新竹 清•郑燮

新竹高于旧竹枝,

全凭老干为扶持。

明年更有新生者,

十丈龙孙绕凤池。

此条目发表在拈花微笑-杂想篇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