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路寻遗(一):卢沟晓日

半世乾忙,漫走遍、燕南代北。凡几度、马蹄平踏,卧虹千尺。眼底关河仍似旧,鬓边岁月还非昔。并阑干、惟有石狻猊,曾相识。
桥下水,东流急。桥上客,纷如织。把英雄老尽,有谁知得。金斗未悬苏季印,绿苔空渍相如笔。又平明、冲雨入京门,情何极。
--(元)张野  《满江红·卢沟桥》

六月初,机缘巧合,有自驾车之行,自燕北至三秦,历经京、冀、晋、陕,吊古寻遗,遍访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真真是文化之旅。

6月3日清晨,驱车离京,第一站到了卢沟桥。

卢沟桥,位于北京市西南广安门外丰台区。据《日下旧闻考》记载:“桑干下流为卢沟,以其浊故乎浑河,以其黑故乎卢沟”。燕人以黑为卢,此桥因横跨卢沟河(今永定河)而得名。

卢沟桥始建于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初名广利桥,迄今已有八百余年的历史,卢沟桥渡口早在战国时期就是燕蓟地区沿太行山脉通向华北平原的交通要通,是华北地区现存最古老最长的一座石制联拱桥,全长266.5米,宽9.3米,下分11个涵孔。

最有特色的,则是桥墩的造法。墩下面呈船形,迎水面砌作分水尖,外形像一个尖尖的船头,分水尖上安有三角铁柱,俗称“斩龙剑”,其作用在于抗击流水的冲击。

桥的东头是宛平县城,这是一座建于明末拱卫京都的拱极城。1937年7月7日在这里爆发的”卢沟桥事变”,点燃了抗日战争的熊熊烈火,城墙上至今还留着累累弹痕。现在,宛平县城已成为一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纪念地,城内北侧建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城东侧辟为”抗日战争烈士陵园”,城楼上有七七事变纪念馆和中国古桥陈列馆。真是”虎踞龙蟠何处是?只有兴亡满目。”

宛平城门

想起去年七月七,媒体随访国人,竟然有很多人对这个日子毫无概念。历史就像一个负手而去的老人,渐行渐远,留给我们一个沧桑的背影,只有曾经被铁蹄践踏过的桥板,还在纵横的沟壑中残留着一丝苦难的记忆。

卢沟桥位列中国三大古代名桥之一,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外两座是河北的赵州桥和泉州的洛阳桥。

其实沟桥曾于清康熙年间毁于洪水。康熙三十七年重建(1698),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康熙重建的卢沟桥,只有三百余年的历史。解放后又进行了多次的扩建和修缮,今天的卢沟桥,中间是凹凸不平的古桥面,两边是新铺的石板和铁护栏。

十余年前余负笈京师,曾至卢沟一游,那时还没有两边煞风景的铁护栏,游人可以近距离地观察石狮。但是由于在永定河上游修建了官厅水库拦蓄洪水,永定河水流枯竭,几近干涸,所幸因2008年奥运会,这里又重新贮满了水,古老的石桥又见昔日的波光涛影。名列”燕京八景”之一的”卢沟晓月”,该又添了几分” 半钩留照三秋淡,一练分波平镜明”的韵味了吧。

芦沟桥东西两端各有石制华表两根。桥上共有4座石碑,其中,桥东的碑亭内立有清代乾隆皇帝御笔所题”卢沟晓月”的汉白玉石碑;”卢沟晓月”碑的东边有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重修的卢沟桥碑,是现存4座碑中最高大的一座,其碑文是康熙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御笔,记载了康熙七年河水泛滥,冲坏桥东部分结构后,进行修缮的情况,文中还充分肯定了卢沟桥的重要地位;桥西端的雁翅北侧也有两座石碑,其中东侧为康熙视察永定河碑,此碑现存有碑亭;西侧石碑为乾隆皇帝重葺卢沟桥碑,原有碑亭今已毁。

邹缉题己绂《北京八景图》称:”卢沟本桑乾河,曰浑河,亦曰小黄河……去都三十里,有石桥跨于河,广二百余步,其上两旁皆石栏,雕刻石狮,形状奇巧。成于金明昌三年,桥之路,西通关峡,南达江淮,两旁多旅舍。以其密尔京都,行人使客,往来络绎,疏星晓月,曙景苍然,亦一奇也,故曰卢沟晓月”。

邹缉还有《卢沟晓月》诗;

河桥残月晓苍苍,照见卢沟野水黄。

树入平郊分淡霭,天空断岸露微光。

北趋禁阙神京近,南去征车客路长。

多少行人此来往,马蹄踏尽五更霜。

传说龙生九子,长子赑屃(音bì xì) ,形似龟,好负重,中国古代驮载石碑的就是它。

芦沟桥上的石刻十分精美,桥身两侧共有石雕护栏望柱281根,柱高1.4米,柱头刻莲座,座下为荷叶墩。柱顶雕有石狮501只,大小不等,形态各异,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狮有雌雄之分,雌的戏小狮,雄的弄绣球。有的大狮子身上,雕刻了许多小狮,最小的只有几厘米长,有的只露半个头,一张嘴。因此,民间长期以来有”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的说法。明代《帝京景物略》也有卢沟桥的石狮子”数之辄不尽”的记载。

著名建筑学家罗哲文先生在《名闻中外的卢沟桥》一文中曾对这些雕刻精美、神态活现的石狮子有过极为生动的描绘:”……有的昂首挺胸,仰望云天;有的双目凝神,注视桥面;有的侧身转首,两两相对,好像在交谈;有的在抚育狮儿,好像在轻轻呼唤;桥南边东部有一只石狮,高竖起一只耳朵,好似在倾听着桥下潺潺的流水和过往行人的说话……真是千姿百态,神情活现。”

这些狮子雕刻于不同的年代,上一次来,就看到石狮子大多都风化残损,面目模糊。这一次发现很多狮子被重新修缮了。

清晨的卢沟桥,初阳拂槛,薄雾微曛。两个小女孩打桥上走过,一个仰天长啸,大步流星,一个敛目垂眉,姗姗而行,很是有趣。在历史感十足的长桥的背景中,仿佛是一种隐喻。

卢沟桥及其石雕艺术很早就被人们所称赞。700年前,在中国入仕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其所著《马可·波罗游记》中就曾称卢沟桥为”­­世界上最好的,独一无二的桥”,自此,桥随书流传到西欧各国。欧洲人习惯称卢沟桥为”马可·波罗”桥。

天下名桥各擅胜场,而卢沟桥却以高超的建桥技术和精美的石狮雕刻独标风韵,誉满中外,实属古今世界上一大奇观。

此条目发表在浮光掠影-写意篇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