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被六度分离

今天是512一周年纪念日,一个朋友说:”512,不悼念不默哀”。我理解他的意思:形式化的悲痛不代表真的关心,如果你想说点什么,除非你能做点什么。

所以,我也不谈忌日,谈什么涅?--流感。

今天接到一个手机短信: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灾区人民。
今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疫区人民。
去年在外面躲地震,今年在家里躲流感;
去年没事不要呆在房里,今年没事不要到外面晃
--成都,一个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对应成都的宣传语:成都,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我的流感体验是:

最开始,说是猪闹的,世界人民谈猪色变,后来,说和猪没关系。(人真坏,没事儿拿猪开涮。)

5月3日报道,火速寻找一对在赴港旅游期间与香港确诊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患者同住湾仔维景酒店的四川夫妇。(怎么这么巧是四川的?)

最近,重灾区从墨西哥转移到米国。我鼓掌欢呼,米国太讨厌了。如果你还记得5.8,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10周年纪念日,你也会和我一样。凤凰卫视还做了个专题,国内媒体却得了集体健忘症,也许他们更热衷报道灾后重建的虚假繁荣。

前天,新闻郑重报道国内第一例H1N1流感疑似病例在成都被发现,从米国转机日本回来的。老槐说:天不佑四川。(怎么又是四川?咦?我为什么要说又?)我真想对那个傻四川学生说:你怎么不在日本发病呢?把病毒留在日本多好,也算你为南京人民出口气。没准儿下次陆川导演就找你演一部《东京!东京!》

昨天晚上,电视说该疑似患者被确诊,无数人被隔离,接机亲威、医护人员、同机人员。。。各省都开始忙乎起来。(一个城市大着呢,跟我好像没关系吧。)

今早,听说我校一老师,因与那个流感患者同机回蓉,现已被隔离。这人与我住同一小区。(抹一把冷汗,还好,我不认识)

刚才,与我临桌的同事说:被隔离的老师是她的好友,回来后她们还接触过。(晕倒。。。)

表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的存在证明了小世界理论。”(世界上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大多可以通过不到六个人来相识。)

就这样我惨被六度分离,但愿只是分离,而不是隔离!我佛慈悲,上帝保佑,安拉!

此条目发表在拈花微笑-杂想篇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不幸被六度分离》有 2 条评论

  1. W2说:

    自救吧:)

  2. 图林老姜说:

    我佛慈悲,上帝保佑,安拉!
    三教九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